「瓷器架上的妖精」是在妖精發情前幾天,量她的身長所縫製的,後來她也只長了一點點,一直就是這個作品上的大小,身長不到一呎。這是屬於英式風味的傳統拼布,主要技法是貼布繡,藍色瓷器用的是歐美專為製作這一類拼布所印製的模仿瓷器花紋棉布。

 


從遙遠森林來的精靈

     不管她是誰,我們都愛過她,也為她傷過心。

     妖精是我從對街車子底下,用一個貓罐頭騙回來的小流浪貓,跟大部分孤兒一樣,餓怕了,來我們家好長一段時間,吃飯的時候,只要有機會,一定先吃別人碗裡的食物,自己的留到最後才吃;那段時間的妖精,吃東西是超快樂的事情,看她吃東西也是超有成就感的,覺得有能力提供食物的人真偉大。


媚惑人心的狐狸精

     可惜好景不長,從她發情開始,就天地變色,連活下去需要食物這麼一件事情都忘了,從一隻快樂的小精靈,變成一隻全身黏呼呼、亂糟糟的小瘋子。

     妖精發情跟別人不一樣,根本是沒完沒了,而且叫到聲嘶力竭,到第三個星期,我們實在受不了,也怕她活活餓死,提早把她送去絕育,這時她才五個多月,怎麼看都還只是一隻小貓,絕育後恢復正常,但最重的時候也只有兩公斤出頭而已。

     可能時間太早,也可能還在發情,妖精的手術只有一部份是成功的,雖然不會懷孕,但終其一生,諸如談情說愛、餵養小貓,她樣樣都來。

     像香妃一樣,她身上永遠散發著一種特殊味道,讓接近她的年輕公貓如痴如醉,俯首稱臣;我們有時讓她到後方屋頂玩耍,附近的流浪貓都會讓她三分,有點像小公主出巡,非常有趣,我到現在還想不出原因,因為輪到別的貓外出時,是不會得到這種禮遇的。

     有一次朋友把一隻未結紮的年輕公貓寄放在我家,小公貓亦步亦趨的跟在妖精身後,妖精偶而不耐煩了,就回身打他一巴掌,小公貓也不回手,吃東西時也是妖精先吃。兩個星期裡,小公貓對食物一點興趣也沒有,唯一做的事情是跟在妖精身後,對我家其他母貓則是視若無睹,回家之後更是幾乎餓死。


是保母,也是黏人精

     兩歲的妖精慢慢成熟,可能對自己無法生育引以為憾,有一次居然異想天開地領養了好幾隻小流浪貓,而且還讓小貓吸出微量的奶水。但她太盡責了,一直把小貓抱在懷裡,不讓小貓走動,到最後她自己又餓又累,小貓也體會到這個娘無法提供舔舔抱抱以外的現實需求,紛紛要求除了可以賴在媽媽懷裡以外,也可以自行吃人類提供的東西,外加和朋友玩鬧的權利;最後妖精只好傷心地讓小孩離開,發誓再也不管這群忘恩負義的小傢伙了!

      當初我並不想把妖精留下來,可是女兒對她情有獨鍾,送出去之後,眼淚就掉個不停,後來雖然把她要回來,但那一次重要的考試也考垮了,所以在我心目中,對妖精的出現一直耿耿於懷。妖精雖然是女兒的貓,但大部分時間是跟著我的,因為女兒另一隻名字叫狗狗的貓不喜歡別的貓,尤其不喜歡可愛的小貓,只要妖精在女兒房間出現,就會遭到狗狗追殺,結果妖精只好住在我房間,但她很清楚愛她的人是女兒,我叫她是沒用的,女兒一叫,她就會用她特有的一種小跑步從四方八面冒出來,輕快的跳到女兒身上。


蛻變


      妖精的眼睛顏色很特別,中間碧綠,邊緣卻是黃色,形成漂亮的漸層,眼角斜向上方,很像人的鳳眼;倒三角臉型,尖嘴巴像狐狸,嘴角偷吃斑像長了兩撇鬍子,小小年紀卻一副煙視媚行的模樣,剛開始我都喊她狐狸精,發情後大家都說名字起的不好,才改叫妖精。有趣的是女兒在朋友聚會時把照片拿出來給大家看,當場就有人大喊:「這隻貓怎麼長得那麼像妖精?」

      妖精小時候,我們就覺得她走路的方式很特別,好像永遠在跳躍著前進,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居住在森林中的精靈;剛撿回來的時候,是一隻短毛小貓,從發情到節育手術前後,可能與腺體分泌有關,經常黏滴答的,毛亂亂的像好幾年沒洗的頭髮,碰過她之後,會有想趕快洗手的衝動。但到了兩歲左右,她的腮毛和身體一部份的毛開始越長越長,形成長短摻雜的兩層毛,也不再油黏黏的了,後腿上方的毛則越來越蓬鬆,好像穿著燈籠褲,又有點像騎師的馬褲,加上那種繃繃跳跳的小跑步,到了這個時候,雖然沒有人知道妖精屬於哪一個品種的混合體,但是都看得出來醜小鴨已經轉變成天鵝了。

      幾年來,我們陸續收留過這種半長毛的混種小貓,但都看得出來是混波斯貓或美短的多,就是看不到像妖精一樣長得像狐狸的。大家如果知道,告訴我好嗎?


記得,精靈的綠眼睛


      妖精從小健康狀況就不好,每年都會因不同的原因住院,但沒想到五歲那一年不舒服的檢查結果,竟是我們無法接受的慢性腎衰竭。

      妖精非常容易受驚,我們不敢讓她獨自留在醫院,第一個月因為需要每天在醫院檢查用藥反應,早上由我負責,晚上則由女兒接送,第二個月開始,慢慢改成我們自行在家中治療,每星期二至三次到醫院檢查。

      由於往返醫院非常頻繁,在那一段時間裡,同醫院的客人幾乎都認識妖精,其中一位曾留居挪威的女士發現妖精除了體型比挪威森林貓小太多之外,其他特徵幾乎完全吻合。當天我們回家趕快找書並上網查閱有關這個品種貓的資訊,翻開書,映入我眼簾的是幾個框起來的字「森林中的妖精」。可是當年我們卻從未聽說台灣有人引進過這個品種,一直到現在我們還是不知道妖精是哪個品種?她的父母是誰?

      在妖精走後,我們自也不再追究她的身世之謎,因為在我們心中,她就是那個渾身香氣,顛倒眾生,來自森林裡的綠眼精靈。

      因為妖精是三花貓,自她走後,我們不自主的對待送的三花貓特別好,好像這樣可以稍微撫平那隱隱約約、莫名的痛,可真的有用嗎?我想人還是喜歡做一些欺騙自己的事情罷了。

arta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suifeng
  • @"@好難過~每次看到貓咪無可奈何的疾病時~我總是會特別的注意我家貓咪的狀況
  • 注意也沒甚麼用,命吧?

    artalk 於 2008/12/02 21:55 回覆

  • tsuifeng
  • 是沒錯 ~但是仍然還是會多加注意>"<
  • 貓奴呀,大家都一樣!

    artalk 於 2008/12/03 2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