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7月8日寫的文章,貓界最不上鏡頭獎--岱瑁。 

       


不上相的岱瑁,也同樣不容易用布做得漂亮,所以把她做成裡面可以放東西的花瓶,只要人的心夠寬大,自然看得到她美好的內容。仔細的看,終有一天,你就發現了岱瑁的美。

 


半立體布花的技巧有點像摺紙,只是再加上一點線去固定,所以多半是以簡單的形式出現,這裡還混用了一些近年流行的釦子。


    


領養流浪貓的人來了,「相簿上沒有看到這一隻貓呀?」是的,待領養的岱瑁在網路相簿上永遠沒有存在感,不比黃色或白色的小貓,往往照片已經拿掉了,還有人記得,憑印象打電話來說:「白色小貓還在嗎?我想去看看!」所以每次接到岱瑁貓,心裡就昇起一種莫名的無奈,因為又要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了。


 

但這幾年來,陸續送出去的岱瑁幾乎成群了,慢慢的,自己開始喜歡上岱瑁,接到岱瑁時的無奈感越來越少,取代的是疑惑:「為甚麼不喜歡岱瑁?」忘記了自己也有好長一段時間喜歡顏色亮麗的品種。



女兒跟我抗議:「不是你在送貓,寫的一副岱瑁很好送的樣子,我每次看到岱瑁,不用接回來,額頭上就三條線!」可是就因為難送,留比較久,反而容易發生感情,小魔鬼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頓悟者喵喵是十多年前第一次接到岱瑁,是一窩三隻中的妹妹,已經三個多月了,當時還沒有多少送養經驗,對處理這種野性十足的流浪貓十分無奈,過了一段時間(大約三個月),只好把兩隻凶惡的公貓放回路邊餵養,不過牠們八到十歲之間幾次生病,倒還靈性十足,乖乖的讓愛心爸爸放進籠子帶去看醫生;後來愛心爸爸搬家,把牠們變成行李的一部份,我就再也看不到牠們了。



開始送養流浪貓時,並沒有替牠們起名字,因為當時幾乎沒有人用網路送貓,只要在BBS上打一行小字:「小流浪貓找主人」,連各大學獸醫系的學生都會湧來認養,後來在網頁上的貓太多了,為了辨認打電話來的人要的是哪一隻,才開始替貓改名,所以,第一隻岱瑁是菜市場名,可能叫「喵喵」吧?


 

因為是一隻嬌小的母貓,不忍心放回路邊,怕她被欺負,就留著繼續送養,但實在不怎樣漂亮--我絕不說自己的貓醜!到快七個月還留著,而且不肯親人,打跑了不少可能的認養人,到快絕望的時候,一位十多歲的天使帶著爸爸出現,毫不猶疑的要領養喵喵。



因為他們碰不到她,我們約好第二天把喵喵送過去。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竟然出現了,平常要抱喵喵時,一定是追、趕、跑、跳、碰樣樣不少,手上還得戴手套,否則隨時被抓被咬,但當天晚上,我照平日習慣要把她抓起來抱一下,訓練她跟人親近,她突然在狂奔到一半時躺在地上,讓我輕鬆的拎起來,而且不再像平日掙扎逃跑,反而讓我們大吃一驚,心裡忐悇不安。


 

第二天送牠到領養人家中,牠依然乖的不像話,任家人又揉又抱的,女孩的媽媽不停的說:「怎麼這麼漂亮?又像黑的,又像花的,一點一點的顏色,好特別喔!」



小女孩出現在我家的時候。穿的是黑衣服;我們到她家的時候,看到的是混種黑狗(不是黑得發亮的那一種),後來想想,也就知道她家為甚麼可以接受喵喵,堅持全黑可以說是一種品味,但也可以說是一種挑剔。



生命另有一種美,不是從外觀可以看到的。

        

 

 

 

 

 

 

 

arta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