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說阿信我一定很笨,才會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我甚至不知道在好像該絕望的時候,我有沒有絕望,因為我不知道絕望是甚麼。」

          

       知道阿信可以活下來後,我就把這塊布找出來,真是好可愛的貓畫廊,對不對?原來是很長的一片,這裡只用了其中一部份,上面都是世界名畫,但人物變成貓了。把拼布人都有的碎布箱打開,從裡面找出各種可以利用的小碎片,拼接成四周的框框,再用絲線及緞帶做裝飾,這是拼布中一種叫「瘋狂拼布」的技法,因為覺得接力搶救阿信的,簡直是一群瘋子,不自量力的把每一隻喵都當作心肝寶貝的瘋子。





 

 

      朋友打電話來,說她家附近美容院的一群小朋友(就是學徒們啦!)救了一隻貓,但後續無法照顧,希望我可以幫幫忙,因為她也常為我忙成一團,不答應的話好像說不過去,就帶著提籃去接貓。當我看到需要接手的「貓」時,一時呆在那裡,連話也說不上來——我看到的是一個帶毛的骨架,上面裝了一顆血淋淋的貓頭,兩個眼睛都因為嚴重脫水導致體內壓力失衡的關係爆開了,又剛摔了一跤,其中一隻眼睛在出血。這樣的貓能救嗎?救她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萬一救活了會有人要嗎?自以為屬於「專業貓中途」的我冷漠的在心裡評估。

 

      她們說,十幾二十天前就聽到通風管裡有貓的聲音,但不知道為甚麼,而且能進去為甚麼不能出來?直到四天前,大家都確定是有一隻貓被困住了,才把通風管拆開,把貓救出來;救出來後,老闆本來希望把貓放掉就好了,但小朋友們把貓送到附近醫院急救,醫生在掛了兩天點滴後讓她們帶回家自行照顧,一群沒有養貓經驗的女孩本來就手足無措,加上老闆干涉,朋友剛好去洗頭,就替我把麻煩給攬下來。

 

    既然已經去了,就把她先帶走吧!「這不一定能活喔!我只能盡力而已。」我有氣沒力的咕嚕,心裡想,等一下再和醫生討論怎樣處理比較好,反正她們自己也不能照顧,到時候把結果告訴她們就好了。

 

    我小心翼翼的把貓移到提籃裡,生怕她在我手上碎成一堆骨頭,在移動時,又發現她的皮好像並不跟骨頭黏在一起(我不覺得中間有肉),身體輕飄飄的沒有甚麼重量,覺得自己在捧著一個幽靈而不是一隻貓,有點怪異不安。

 

    朋友說:「如果救得活,真送不出去,我就收留她好了!」我沒好氣的回答已經養了十九隻貓的她:「好!好!知道了!」

 

    我直接把貓帶到醫院去,跟醫生說:「要救嗎?已經有人認養了!」醫生用手指頭輕輕的碰她,戳了幾下,確定她不會散掉,才開始替她檢查,一面搖頭,一面著手替她打上點滴,用跟我接貓時同樣的聲音咕嚕:「先放幾天看看好了。」

 

    第二天去看她,醫生用不可思議的語氣說:「她會吃東西呢!」在醫院住了二十幾天,到除夕當天,覺得不能再麻煩醫生了,也覺得她好像是能活下去的樣子,我把她帶回家。

 

    那一天她已經有一公斤重了。(2007.2.)

 

    早已經是成貓的阿信有一公斤的重量了。

 

 

    阿信的兩個眼球都破了,醫生把她的眼睛縫合,希望完全休息後有痊癒的機會,但告訴我們說以後應該是會失明的。因為眼睛會癢,回家後兩個多月都戴著頭套,女兒說:「好苦命喔!叫阿信好了。」我想如果能像阿信一樣,有苦盡甘來的一天,大家的努力就不算白費,那該多好啊!

 

    每天要替阿信點眼藥水,剛開始時她很乖,可是會痛吧?後來開始有力氣掙扎了,有一天,當我往冰箱走的時候,阿信看著我做出逃走動作,我們才發現她已經能看了,而且看得很清楚。阿信的眼睛看得出來曾經受傷,霧霧的,但臉蛋圓圓甜甜的還是一隻美女貓,這麼一隻沒有辦法照顧自己的笨貓,還是應該找一個好爸爸或好媽媽,不要再孤拎拎在外頭流浪了。

   

      現在阿信已經是一隻三公斤多的正常貓,每天玩得很開心,醫生說她大概剛成年,還是一個大小孩,而且‥‥我真希望說:「已經有人把她帶回家了!」

 

      沒有阿信像鬼一樣時的照片,因為女兒說:「萬一第二天她就死了,我才不要拍!」但過度傷害的後果,阿信的毛始終長不好,記得我說她的毛與骨頭是分離的嗎?現在的皮是一塊一塊有點隆起,不過要用手摸才會發現。

      這是在貓物語上發表過的文章,過了不久,阿信開始不舒服,檢查的結果是腎衰竭,醫生認為是過度飢餓的後果,開始點滴、打水,送養更遙遙無期了。但一個領養人告訴我們,她們家的老狗在檢驗出糖尿病後,打破醫生的看法(無法活過半年),整整活了八年,往生後,病例現在成為台大獸醫的教材。我聽了之後,有非常對不起阿信的怪異感受。


      阿信驗出慢性腎衰竭到現在已經超過半年了,除了檢驗數據有一段時間不好看,貓到現在倒是好好的,一直維持三公斤以上。
                         趕快補充:女兒說真貓也很美。

 


arta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cca
  • 為什麼要裝義眼?
    我以為文章裡說她看得見,只不過會霧霧的?
  • 一隻眼睛霧霧的,另一隻眼睛萎縮,
    常常流血水,但不同的醫生觀點不同,
    我們因而猶疑不決。

    artalk 於 2009/03/02 21:03 回覆

  • becca
  • 好可憐的阿信

    流血水啊..感覺好痛>"<

    如果動手術有風險的話也許讓他順其自然會好些?
    畢竟阿信身上已經那麼多奇蹟,說不定會再加一條?

  • 清潔工作很麻煩

    artalk 於 2009/03/03 11: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