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很久以前的文字,記更久之前的往事。

 

        是我剛開始收留小流浪貓的日子,十多年前。那種日子,很多人把家中母貓所生小貓裝箱遺棄路邊,很少人在網路上送貓;撿到小乳貓,走訪了十幾家醫院,幾個算是有經驗的醫生教的都是插管餵食,我既學不會又不忍心,在活活餓死了一隻小貓後,決定用小匙像餵小嬰兒一樣,一匙一匙的餵。

 

        大約12-15年前,當時很少動物奶瓶,品質不好,醫生也不會用,記得當時都向流浪動物協會的杜白醫師買奶粉,一罐500元,實在難以負擔,後來兼餵泡水飼料及罐頭。

 

        醫生們都說小乳貓必須每兩個小時餵食一次,所以醫院無力收容。當時收容的價格是最少一隻每天300元,當時失婚未久,經濟狀況並不穩定,我也無力負擔,又不忍心丟棄,只好自己餵養。

 

        今天無意中在電腦裡看到這篇文字,淚水無聲就溢出了眼眶,不知道是不是要把當時忍住的眼淚哭出來?

 

                                  

       牠們總說這人無情。


        我既不給牠們起名字,甚至不注意牠們長相,只是機械式地把牠們小小嘴巴扳開,用小小匙後端小小柄把黃豆大一點罐頭吃食往口裡抹,也用小小柄刮下牠們口角漏出的殘食,加上一點點新食再餵進去,每天重複這動作,每兩、三小時重複這動作,餵完了一輪,坐著看這紛紛擾擾一群,喘一口氣,再重複這近似荒謬餵食過程;半夜鬧鐘響起,掙扎著是不是一定要起來重複白天情境?


        是與父母無緣吧?這別離六個媽媽的十六隻乳貓,從一天到三個星期大都有,就這麼一下子聚集在此,我的腳從你臉上踩過去,你的頭從牠肚子下露出來,全像篷蓬鬆鬆毛球裹著一馱油脂,軟蠕蠕滾來滾去,這嬰兒肥啊,叫人心莫名悸動,淚水也不知是因為新生命無邪呼喚,還是悲憫牠們已失去母親護翼的真相?


        「集體急迫焦慮」,醫生是這麼說的,因為太擁擠了,隨著吐與瀉,毛球們不再柔軟豐盛,反而是在稀稀疏疏毛下隱約可見一支支細骨排列,手伸過去,猶豫再三,生怕一不小心把幼小骨架捏斷,枉送了一條小生命。


        於是嘗試隔離,前面陽台養兩隻,中間客廳養四隻,老房子廚房空間比較大,住四隻吧;後面陽台放兩隻,還有四隻只好住進房間了。只是,隔著牆、隔著門,牠們還是知道牆後、門外有著同命友伴,不時互相輕輕嗯哎呼喚著:「我還在,你呢?我們是否還能翻滾撲打,像依偎母親身上那樣時光?」


        不知道是不是過敏,這一段時間眼睛常有點水濛濛看不清楚,靠著牆壁坐在地上,把手輕輕放在小毛球身上揉搓,喃喃祝禱:「乖,你不會死,也不會再流浪,一定會有喜歡你的人親你、抱你,陪伴你一輩子,趕快把媽媽忘了吧!」


        牠們總說我無情,我要牠們從生命中拿掉最最溫暖的回憶。


        兩個星期、三個星期過去,毛下又開始有了柔軟脂肪,圓滾滾小身體捏在手上、觸摸著手心說不出溫溫潤潤感覺,門再也隔不開彼此,只要有了一條縫,立即就有兩隻糾結一起小東西在打滾,或者一前一後奔跑小小身影。透過網路,遠道而來的未來小貓主人不禁嚷嚷:「好可愛啊!如果我能養兩隻多好!」


        「沒關係,小貓只要和主人互相擁有彼此,獨處也會很快樂,過一段時間再考慮加養一隻比較好。」聽在耳朵裡,懷疑自己冷,活生生拆散一群甜甜蜜蜜關係。也不是沒有幸運,很多確定一生一世與貓為伴的人,會來接第二隻貓回家。小貓們在不同時間挑選了自己生命中所愛,跟著牠愛的人走了。

 

        只剩下最最無情的我,既不留下牠們,甚至希望牠們不曾出現過。靜靜收拾那幾根有著小小柄的小小匙,還有十幾個小小碗,緣盡的日子竟帶著喜悅。


        後記:是一種莫名痛,那一年在同一時間裡收留了十六隻乳貓,其中十二隻是健康情況很好,但未離乳的小貓。健康情況好是因為牠們不是流浪貓,牠們是家貓,只是在還不到離乳年齡就被人類家人拋棄,其中兩隻才剛出生一天。


        小流浪貓很容易餵養,因為從喵喵墮地那一天,就開始牠們人世間掙扎過程,母貓三餐不繼,小貓在半飢餓狀態中求存,體質好的活下來了,先天不足者自然淘汰,當遇到食物時,迅速學會進食是一件快樂又值得感激的事,小小家貓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母親有人餵養,牠們從小吃飽睡足,不知道世間也有苦,更不會了解為甚麼會被拋棄,嗅不到、嚐不到母親味道,所有食物都沒有意義。在這一口一口餵食搏鬥中,如果只有一、兩隻,可以抱著遊戲心情,但當十二隻不會吃、甚至不會吞嚥的小貓聚在一起,貓和人同樣疲憊到極點。小貓如果營養狀況出問題,脫水比人類脫衣服還快,在牠們學會自奶瓶吸食或吞咬食物之前,只要有輕微疾病如寄生蟲、腸炎、感冒,每天都成為一場生存戰爭。無論如何盡心,也枉費醫生把那小小身體用盒子裝著放在診室裡,每一小時寫一次病歷,兩個月時間裡,我還是在淚水模糊中失去了三條小生命。


        

 

 

arta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qaz13579
  • 好感傷呀!....
  • 到現在還是很無奈又想退休的貓中途。

    artalk 於 2008/10/09 23:14 回覆

  • RuinMage
  • 真摯的情

    即使冷,即使自認無情,終究清澈溫存呢。

    我喜歡這樣的(自稱)無情但惦念縈繞...>.<
  • 無情總被多情誤

    artalk 於 2008/10/10 10:08 回覆

  • francelove
  • 遇到妳,小貓們是幸福的!hugs!
  • 現在有很多真心真意愛貓的中途,我是比不上她們的。

    artalk 於 2008/10/10 10:10 回覆

  • 今天不當變態
  • 所以中途我做不到阿

    我以前那隻小貓就是這樣
    我每天都害怕會有意外
    因為連醫生都不想救
    比較好的是小貓雖虛弱
    但能自己進食

    救活後相依為命的日子
    仍然鮮明

    過了半年穩定之後
    才千挑萬選好人家給

    但在那之後說什麼我都不養了
  • 你不院再收小貓的心我了解,但小貓還是會有而且太多,試試看一年收一次吧?當作遊戲。

    artalk 於 2008/10/11 12:25 回覆

  • musicante
  • 唉~看完真感傷,我自己也帶了兩隻浪貓回家養,原本一開始也只是想說先帶回來看有沒有人要認養,結果沒想到最後還是自己留下來..
  • 我們是一定往外送的,否則中途做不久。

    artalk 於 2008/10/11 12:33 回覆

  • poponano
  • 我沒有勇氣養小動物,不是沒耐心,而是怕失去。
  • 世界上的事物都是會失去的,如果能讓別人或小動物擁有一段時間的幸福,失去只是一種過程。

    artalk 於 2008/10/11 19:59 回覆

  • yuki6408
  • 很心酸
    生命竟是
    如此微不足道
  • 是啊,人類看待其他生命的態度,終有一天會讓自己的生命也變得微不足道。

    artalk 於 2008/10/27 2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