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2 Tue 2009 10:36

擔.jpg 

相較展場內美麗的拼布作品,

這一張台灣牛真是無趣呀...

也難怪台灣黃牛後來都被水牛取代,

因為水牛的力氣比較大,

又因為土黃牛長得慢,

連肉用黃牛也是混種的。


扁擔是挑水用的,

古早山西方言叫做擔水扁,

十分沈重,

當時選擇她去挑下面輕飄飄的拼布,

是多麼的不協調;

千斤重擔,

剛好挑起有如土石流的台灣藍綠之爭,

刻板單調的台灣圖形,

令人厭惡,

並不意外沒有人要駐足。


我用人們雙手染出來顏色,

粗糙簡略的縫出這件作品,

因為有誰很精緻的處理過這個問題呢?

 

這一件作品沒有所謂視覺藝術的張力,

(如大大小小的台灣、鮮明對比的藍綠、大量下垂的流蘇...)

因為正是如此僵化,

才會有藍綠土石流。

arta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ai
  • 我是不是錯過了一個很棒的展覽
    竟然沒有看到消息
    幾篇看下來
    其實個作品最吸引我說
    真的很棒
  • 還有很多不一樣的作品,
    要不要來台北一趟呢?
    應該是值得的。

    artalk 於 2009/09/28 09:44 回覆